离人心上  电视剧

评分:
5.0 还行

分类: 电视剧 国产剧 言情 古装 电视剧 爱情  大陆  2020 

主演:郑业成 胡意旋 黄灿灿 杨霖 林昕宜 周大为 

导演:高琮凯 

剧情简介

离人心上电视剧上映于2020 年,由著名电视剧明星 郑业成 胡意旋 黄灿灿 杨霖 林昕宜 周大为  主演,飘花电影网为您提供《离人心上》电视剧全集免费在线观看。 剧情简介:剧情介绍:不受宠的九公主徐初月和杀伐果断的薛曜将军本是全无交集的两人,但却因为一场皇宫刺杀联系在了一起。薛曜为救公主挡下一箭,公主为报救命之恩对其身份进行隐瞒。两人因皇帝的赐婚进入了同一屋檐下生活,两 更多详情 
排序

分集剧情

  • 第1集
    凉亭内,化名为关山的薛曜抚琴纵乐,妻子初月坐在一旁沉睡,神态安祥。一伙孩童跑进了凉亭里面,听薛曜讲故事,薛曜面带笑容看向孩童们,慢慢讲起了与初月相识相爱的经历。初月曾是南桑国失宠公主,她是国师的遗孤,获得皇帝收养,成为皇帝义女,但皇帝并不喜欢她,而是把她送到了冷宫。从记事起,初月患了一种怪病,白天沉睡,晚上精神百倍。皇帝见初月到了待嫁年纪,于是将初月许配给北泽候,初月不愿意嫁给北泽候,计上心来在厅堂上吊闹自杀,一众宫女吓得手足无措,纷纷出言相劝,嬷嬷认定初月假装自杀,逼皇帝退婚,神色平静劝说初月停止演戏。一个宫女忽然跑回冷宫,手里拿着皇帝写的退婚书,回来向初月报喜。初月拿过退婚书一看,惊喜交加...
  • 第2集
    夜色已深,徐星辰留在薛府院内没有离去,神色从容吹箫。箫声将薛曜引了过来,徐星辰表示,决不给薛曜碰到初月。徐星辰认定薛曜娶初月是为了缓和与皇帝的紧张关系,薛曜称自己娶初月是为了冲喜。俩人各执一词,谁也不服谁,薛曜扔下徐星辰离去。白里起跟随薛曜走了一段路,外界一直传闻徐星辰知书达礼,如今一见,跟外界的传闻相反,赖在薛府不走的徐星辰与地痞无二。初月在房间里面偷吃各种水果,吃饱后躺进了木箱里面。薛曜返回房间,发现了水果被偷吃了,以为房里进了老鼠。次日,初月苏醒过来,薛曜发现了躺在箱子里面睡觉的初月,立时将初月拉了出来。初月以为自己还未恢复人形,吓得捂住了嘴巴。嬷嬷来查房,洞房内一片狼籍,嬷嬷以为薛曜与...
  • 第3集
    苏囡囡闭关修练多日,终于练成了平沙落雁剑招。师傅进入房间,向苏囡囡贺喜。苏囡囡意气风发之时,向师傅打探师兄的状况,师傅透露师兄已经成亲了,为了让苏囡囡专心闭关修练,师傅隐瞒不报。苏囡囡惊怒交加,在她眼里,师兄薛曜比练剑更重要,她数落师傅坏了她的事情,扔下师傅匆匆忙忙离开苏府,乘坐马车往薛府赶去。初月穿上下人衣服,爬到了墙头上,企图翻墙逃跑。薛曜赶了过来,劝说初月回到地上,初月在墙头上立足不稳,往墙头另一侧摔下去,苏囡囡凑巧坐马车从墙下经过,当机立断飞身上前,搂住了下坠的初月。初月下坠之时吓得闭上眼睛,她将头埋在苏囡囡的胸脯上,感觉靠到了温暖的胸脯上,不由自主抚摸苏囡囡的胸脯。苏囡囡察觉到不对劲...
  • 第4集
    徐星辰带领初月回到府里,初月一心想逃离皇宫,徐星辰表示自己正在想办法帮初月出逃。初月到了徐府后大吃大喝,好不快活。薛曜来徐府接初月,徐星辰吩咐手下人赶走薛曜。薛曜硬闯徐府,进入初月休息的房间,要求初月回薛府。徐星辰嘲讽薛曜家里简陋冰冷,不适宜初月居住。徐府就不一样了,山珍海味,绫罗绸缎,姻脂水粉,样样都是南桑最好的,初月只有在徐府住下去,才能过上好日子。薛曜见初月不肯回府,计上心来声称将会秉报皇帝,徐星辰惊怒交加,指责薛曜搬出皇帝压他。初月决定不与薛曜硬碰硬,主动提出回薛府。薛曜带领初月上马车离去,初月计上心来夸赞薛府好,跟薛曜拉近距离。薛曜带领初月回到薛府,苏大人早已听闻初月嫁入薛府,他与手...
  • 第5集
    苏大人离去后,初月坐立不安,她曾经在苏大人面前说了薛曜许多坏话,她担心薛曜得知后大发雷霆。薛曜在院子里面种花,初月在桃幺的陪同下来到院子里面,俩人以为薛曜在埋尸体,顿时吓得魂不附体。薛曜听到了动静,溜到了初月身后,提醒初月往地上看去。初月往地上一看,原来所谓的人头其实是花种子,初月回过神来,提醒薛曜表面嫌弃苏囡囡,却收下了苏囡囡送的花种。薛曜否认自己嫌弃苏囡囡,初月陪薛曜种花种。薛曜见初月毛手毛脚,剪断了一朵花,心里产生了不悦,拉起了初月,让初月自己回房休息。初月不肯离去,薛曜谎称地上有脑浆,初月吓得魂不附体,薛曜向初月伸出了手,拉起初月回房。初月暗地里写了一封信给皇帝,在信里提起自己被薛曜百...
  • 第6集
    薛曜坐在书房里面找书,初月端了茶水进来,放到薛曜面前,薛曜见初月忽然变得娴惠淑德,只觉不可思议。初月一心想取悦薛曜,薛曜只好找一些事情给初月做,吩咐初月整理书架上的书。北泽候抵达南桑,进入风月场所喝酒,一边喝酒,一边欣赏楼下的舞女跳舞。俩个手下拿来了画有初月的画像。北泽候曾经听说初月有病,经常吃药,于是退了婚,他以为初月相貌丑陋,直到看到初月的画像后,他才意识到了初月生得貌美如花。初月买了糖葫芦,前往风月楼。徐星辰在风月楼独坐,想起了进入牢房救走初月的情景,初月获救后离开了徐星辰,回到了薛曜的身边。徐星辰越想越不是滋味,认为自己被初月戏弄了。初月进入风月楼,见到了徐星辰。徐星辰见初月来了,板起...
  • 第7集
    初月逃跑未遂,北泽候命令手下绑住初月,逼初月吃馒头。薛曜带领白里起来到湖边,俩人藏在一块大石后面,薛曜决定只身一人营救初月,白里起回去搬救兵。初月吃了许多馒头,昏迷过去,苏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眼前有人,像是薛曜。初月仔细一看,来人是徐星辰。徐星辰见初月念起了薛曜的姓名,一脸不悦强调自己也可以救初月,并不是只有薛曜才能保护初月。北泽候地位显赫,徐星辰不便与北泽候闹翻,他离开了木屋,划了一条船往木楼行去,打算让初月跳窗。北泽候来找初月,要求初月端茶倒水,初月手里拿着绳子,北泽候猜到初月企图爬窗逃跑,惊怒交加割划绳子。初月被迫侍奉北泽候。北泽候得寸进尺,将初月拖到床上,欲行不轨。初月情急之下打晕了北泽候...
  • 第8集
    薛曜拿过了初月手里的肚兜,怀疑初月被北泽候凌辱过。初月计上心来不肯说出真相,薛曜气得火冒三丈,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是初月的夫君,初月如果失了身,他将颜面尽失。初月与桃幺商量逃跑,她在薛曜眼里已经是残花败柳了,就算她逃跑了,薛曜也不会兴师动众找她。徐星辰抓走了北泽候,将北泽候关进了大牢里面。北泽候再三强调自己没有碰初月,自己只是想气一气薛曜。手下人回来秉报,认定北泽候没有说谎。北泽候引诱薛曜以为初月失了身,徐星辰求之不得,他决定放过北泽候,将北泽候发配到边远地区。北泽候过惯了酒醉金迷的日子,认为自己被发配到边远地区是等死。徐星辰提醒北泽候如果不肯去边远地区,结局将会更惨,北泽候为了保命,只能同意去...
  • 第9集
    苏囡囡在木桶里面沐浴,向薛曜解释肚兜的分类,肚兜分为两种类型,一种是富贵人家绣的凤凰,一种是寻常人家绣的鸳鸯。薛曜听完苏囡囡讲解的肚兜分类,立即想起了徐初月曾经展示的肚兜,上面绣的分明是鸳鸯,以徐初月的公主身份,肚兜上面绣的应该是凤凰,而不是鸳鸯。薛曜意识到了自己上了徐初月的当,徐初月在府里等待薛曜回来,她晚上睡觉需要薛曜陪伴才能入睡。薛曜回来后指责徐初月欺骗了他,明明徐初月没有被北泽候凌辱,但她却拿出一块不是自己的肚兜,谎称自己被北泽候凌辱。薛曜气愤难当,他从军多年,征战沙场立功无数,获得皇帝奖励多次,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,如今他只想得到一个善良的妻子,但老天爷却跟他开了玩笑,送了他一个满口...
  • 第10集
    徐初月一觉睡醒,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梦,梦到薛曜在军营里面与一个女人鬼混。薛曜从军营回来,上门查看徐初月的情况,徐初月趁机问起薛曜在军营里面藏的女子,薛曜坦言女子是手下人找来的,与他无关,他并不打算与女子产生任何瓜葛。徐初月听完薛曜解释的前因后果,这才松了口气。徐星辰向徐初月倒苦水,父皇对他委以重任,希望他弃文从军,他对从军一窃不通,而且也不感兴趣。如果父皇逼得急了,他想离开皇宫隐姓埋名。徐初月与薛曜又发生争吵,俩人一怒之下让桃幺写休书,桃幺提笔写字,徐初月与薛曜阵述彼此的毛病,薛曜认定徐初月好吃贪睡。徐初月认为自己只好吃,不贪睡。薛曜提醒徐初月白天经常赖床不起,不贪睡自然说不过去。徐初月被薛曜揭...
  • 第11集
    薛曜睡得很香,徐初月坐到床边,一脸好奇打量熟睡中的薛曜。她只要与薛曜睡在一个房间,就不会再做梦,一觉可以睡到天亮。薛曜经常上阵杀敌,一身杀气,徐初月猜测薛曜身上的杀气镇住了她杂念,让她睡得踏实。薛曜忽然苏醒过来,数落了徐初月几句,徐初月坦言自己睡觉离不开薛曜,如果无法与薛曜肢体接触就睡得不安心。薛曜命令徐初月躺回到地上,徐初月不敢惹怒薛曜,老老实实躺回地上。薛曜刀子嘴豆腐心,忽然伸出一只手放到床边,徐初月惊喜交加,钩住了薛曜的手指,一觉睡到天亮。薛曜苏醒过来,发现徐初月躺在身边,他数落徐初月不听话,又上床挤在一起睡,仔细一看,薛曜发现是自己躺到了地上,床上空荡荡地。薛曜不敢惊动徐初月,蹑手蹑脚...
  • 第12集
    徐星辰在暗处监视薛曜,他暗地里叫来几个女子,叮嘱女人们侍奉薛曜,谁如果能把薛曜侍奉得舒舒服服,徐星辰就安排此人做樊楼的花魁。苏囡囡消息灵通,混进了樊楼里面,等待薛曜进入房间。罗戟来樊楼找薛曜,误以为薛曜在苏囡囡身处的房间。苏囡囡听到有人推门,赶紧解开了衣扣,拉开衣服,面对房门,展示穿在身上的肚兜。罗戟进入房间,看到了苏囡囡身上穿的肚兜,他吃了一惊,错鄂当场,说不出话来。苏囡囡见眼前的人不是薛曜,顿时惊怒交加,赶紧合上了外衣,无地自容转身就走。罗戟追赶苏囡囡,保证会对苏囡囡负责,但苏囡囡早已跑得不见踪影。徐初月在桃幺的陪同下坐马车来到樊楼外面,她曾经梦到薛曜与樊楼女子亲热,此番前来,意在揪出与薛...
  • 第13集
    薛曜带领徐初月回到府里,徐初月隐瞒了为徐星辰打掩护的秘密,任凭薛曜如何旁敲侧击,始终不承认见过徐初月。薛曜猜到徐星辰去过樊楼,是在徐初月的帮助下溜走。徐初月心知肚明,否认了薛曜的猜疑,拿徐星辰的人品说事。徐星辰为人光明磊落,徐初月认定徐星辰不可能去烟花之地。桃幺晚上侍奉徐初月沐浴,徐初月决定继续监视薛曜,避免薛曜去烟花之地寻花问柳。薛曜已经成了徐初月睡安稳觉的“枕头”,如果薛曜被其它女人勾引了,徐初月晚上睡觉就无人陪伴了。桃幺见徐初月一心惦记着薛曜,心事重重走到屋外,对着天空喃喃自语,为无法照顾好徐初月愧疚。罗戟自从看过苏囡囡的肚兜后,决定对苏囡囡负责。苏囡囡曾经遗落了一包香囊,罗戟捡到了香囊...
  • 第14集
    徐星辰趴到了徐初月身上,情难自控亲吻徐初月的嘴唇。忽然间,徐星辰回过神来,意识到了自己不该对皇姐徐初月有非份念头,心里顿时羞愧难当,恢复了理智狼狈离去。薛曜进入屋内,发现了躺在地上的徐初月,于是上前查看徐初月的情况。徐初月苏醒过来,不由分说搂住薛曜亲吻。薛曜见徐初月神智癫狂,赶紧带领徐初月离开房间,进入池塘里面。徐初月虽然被池塘水湿身,但依然没有恢复清醒,搂住薛曜继续亲吻。白里起出现在凉亭里面,惊讶万分注视薛曜与徐初月在池塘里面接吻。姑母在下人的陪同下往池塘走来,白里起赶紧伸手阻拦,禁止姑母向前行走。徐星辰回到了住处,一想到自己对徐初月动了歪心思,心中不由愧疚万分。徐星辰提醒自己不能再见徐初月...
  • 第15集
    薛曜前往樊楼寻找徐初月,姑母在奴婢的陪同下也进入了樊楼。徐初月站在台上,手足无措,不知唱什么曲子好。台下的客人等不及了,纷纷要求徐初月下台。徐初月想起了儿时唱歌安抚徐星辰的情景,于是唱起了儿时的歌曲。往事渐渐浮上心头,儿时与徐星辰在一起的情景再次重现。徐星辰在房间里面听着徐初月唱的歌曲,心里不是滋味,情不自禁落下了眼泪,他也想起了儿时在徐初月的照顾下成长的情景,俩人不是亲姐弟,胜似亲姐弟。薛曜走到徐初月身边,上下打量唱完歌曲的徐初月。姑母也听到了徐初月唱歌,徐初月唱的是大人专门哄孩子睡觉的曲子,姑母意识到了唱曲的人也有不为人知的故事。来樊楼的都是一些喜欢吃喝玩乐的公子哥,无人欣赏徐初月唱的曲子...
  • 第16集
    薛曜查看刺客身上的物品,一个刺客身上带了一张纸,纸上画了一个符号。薛曜拿起纸细看,怀疑哥哥的死与刺客有关。徐初月暂时回皇宫居住,她向东识提起自己遇刺了,怀疑师傅生前有仇家。东识否定了徐初月的猜测,师傅生前与世无争,做了许多好事,结仇不可能,结恩倒是结了很多次。徐初月曾经变身为猪头,吓晕了姑母。东识拿出一包药,叮嘱徐初月喂给姑母喝,只要姑母喝了药,就会忘记看到徐初月变成猪头的记忆。薛曜查到了桃幺暗地里对徐初月下春药,桃幺心知不能说出实情,否则徐初月变身的秘密就隐瞒不住了。她急中生智为自己圆谎,谎称自己期盼徐初月与薛曜早点圆房,于是暗地里对徐初月下了春药。薛曜决定惩治桃幺,白里起不赞成,桃幺是徐初...
  • 第17集
    飞雪逝世后,尸体被冷冻。黑衣教主坐在冰床边,念读情诗给飞雪听。手下人回来汇报,透露薛曜的动向,薛曜误以为自己的哥哥死在了皇帝的手里。黑衣教主听完手下人汇报的内容,吩咐手下人出动死士。薛曜大张旗鼓接徐初月回府,徐初月穿上了烟影迷衣,在薛曜的陪同下出府离去。苏囡囡在房间里面练武,师傅忽然进来,宣布招了一个新徒弟。苏囡囡仔细一看师傅招回来的新徒弟,此人竟然是罗戟。师傅不清楚苏囡囡与罗戟见过面,吩咐苏囡囡表演武术给罗戟看。苏囡囡心情烦躁表演了武术给罗戟看,唯独不表演拿手绝技。罗戟猜到苏囡囡喜欢薛曜,苏囡囡坦言自己的拿手绝技只表演给薛曜看。罗戟向苏囡囡示爱,发誓会照顾苏囡囡一生一世,苏囡囡瞧不上罗戟,煽...
  • 第18集
    黑衣人头目不敌薛曜,跌坐在地上,但不肯向薛曜招供。徐初月被吊在树上,脚下不远就是万丈悬崖,险象环生。黑衣人头目伸手抓住薛曜手里的长剑,往自己胸脯刺去,薛曜赶紧抽回了剑,黑衣人头目刺伤了自己的胸脯。薛曜抓住系住徐初月的绳索,黑衣人头目故意与薛曜说话,分散薛曜的注意力,趁着薛曜不注意,黑衣人头目从身后拿出一把匕首,对准徐初月头上的绳索掷去,匕首如同闪电飞了出去,精准无误割破了绳索,徐初月从树上掉下来,往悬崖下面坠去。薛曜情急之下顾不上多想,跳下悬崖掉到徐初月身边,搂住徐初月。俩人摔倒了地上,薛曜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徐初月。一条蛇从远处游了过来,忽然从地上窜起,向徐初月扑了过去。薛曜赶紧出手拍走了蛇,...
  • 第19集
    苏囡囡去薛府找徐初月,故意提起了徐初月遇刺前的情况。事发之前,苏囡囡一路通行无阻走到凉亭外面,周围没有一个守卫。为了让徐初月明白确有其事,苏囡囡在地上画了图案,清晰无比展示事发之前没有一个守卫。徐初月在苏囡囡的提醒下回过神来,意识到了自己成了诱饵了。苏囡囡得到了徐初月与薛曜和离的休书,她好奇万分,询问徐初月是否果真想跟薛曜和离。徐初月神色复杂,没有回答苏囡囡提的问题,而是表示感情的事情很复杂,三言二语说不清。徐初月决定找薛曜问个明白,苏囡囡提醒徐初月如果找薛曜求证,很有可能与薛曜闹翻。徐初月转身离去,徐星辰出现在不远处,目送远去的徐初月。薛曜从手下手里拿过哥哥的抚恤金,每个月朝廷就发放五百钱抚...
  • 第20集
    徐初月见薛曜进来了,吓得松开了白绸带。薛曜走到徐初月身边,焦急万分数落徐初月上吊。薛曜坦言自己利用了徐初月,引诱刺客现身,他以为徐初月是因为得知真相,心灰意冷想上吊自杀。徐初月否认了薛曜的猜测,表示自己理解薛曜急于抓刺客的心。薛曜强行抗起徐初月,回到自己的房间,决定与徐初月同房睡。徐初月躺到了床上,手腕上绑着绳子,系住了薛曜的手腕,薛曜躺在地上,让徐初月独自一人睡床上。姑母吩咐下人叫来了徐初月,向徐初月赔不是,薛曜听闻姑母叫徐初月,心里一紧赶紧去找姑母,他以为姑母又要叼难徐初月,姑母数落他多心了,如今姑母把徐初月当成亲女儿对待。黑衣人头目办事不利,没有抓回徐初月。教主痛骂了黑衣人头目一顿,决定...
  • 第21集
    徐初月与薛曜和离,回到了宫里,见到了皇帝。当初是皇帝将她许配给薛曜,如今又是皇帝让她与薛曜和离,她只觉百思不解。皇帝花言巧语哄骗徐初月,谎称梦到了徐初月的父亲,其父认为徐初月在薛府过得不好,于是托梦给皇帝,委托皇帝颁布一道圣旨,命令徐初月与薛曜和离。皇帝提醒徐初月有预知未来的能力,因此才将徐初月召进宫里。徐初月进了宫后无法入睡,没有薛曜在身边,她又恢复到了难以入睡的状态,只得在下人们的帮助下,使用各种方法让自己产生睡意。嬷嬷在宫里住了很多年了,徐初月回宫后,向嬷嬷打探薛曜大哥是否在宫里当过差。薛曜进宫看望徐初月,正好徐初月在屋外睡着了,薛曜抱起了徐初月回屋,向下人们宣布自己照顾徐初月。当天晚上...
  • 第22集
    薛曜与徐星辰停手,徐星辰声称要为徐初月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。徐初月计上心来,挣脱了薛曜的手腕,故意演戏给徐星辰看,宣布以后与薛曜无任何瓜葛。徐星辰与徐初月到宫外散步,他始终不知道父皇让徐初月和离的原因,他以为是徐初月与薛曜夫妻不和才和离。徐初月提起自己有生辰石,已经被父皇得知了,父皇为了得到生辰石,才逼她与薛曜和离。徐星辰弄清楚徐初月和离原因,意识到了得想办法帮助徐初月逃离皇宫,多年以来,他为徐初月挡下了许多事情,导致徐初月过得平安无事,以为人心善良,其实很多险恶的事情已经被徐星辰挡下了。苏贵妃意图把徐初月许配给七十三岁的贵族老人,皇帝得知此事,怒气冲天教训苏贵妃。苏贵妃辩称自己是关心徐初月,不...
  • 第23集
    皇帝惺惺作态向徐初月交心,提起了当年自己软禁薛曜大哥的原因。皇帝解释自己如果放走了薛曜大哥,就会导致薛曜兄弟俩人如同脱缰的野马,不受朝廷管控。皇帝为了制肋薛家兄弟,只能软禁薛曜大哥。杨太监趁机帮皇帝说话,提醒徐初月获得皇帝重视,听完了皇帝说的秘密,理应为皇帝分担忧愁,满足皇帝的愿望,利用生辰石帮皇帝预测西昭小国动向。徐初月想出国游玩,那溪做为西昭的人质,来南桑国居住。皇帝委托徐初月监视那溪,那溪自我感觉良好,她认为自己出宫了,徐初月才有机会跟着出宫。她说的确实没错,徐初月和徐星辰跟着她才能出宫。京城两边的道路摆满了各种摊子,吃的喝的穿的,应有尽有。那溪初到京城,这里看看,那里瞧瞧,对所有东西充...
  • 第24集
    西昭使团不把皇帝放在眼里,皇帝怒气冲天命令侍卫押走西昭使团。西昭使团提醒皇帝如果没有西昭铁匠帮忙,就算是得到了大量西昭铁矿,也不可能打造出兵器。那溪与徐初月在湖边游走,苏贵妃在侍从的跟随下遇到了徐初月,冤家相见,分外眼红。苏贵妃打算教训徐初月,那溪看不惯苏贵妃的无礼行为,抬手煽了苏贵妃耳光。薛曜赶了过来,苏贵妃命令薛曜教训那溪,薛曜拱手行礼,表示自己不敢得罪任何一方,在场的三人都是金枝玉叶,得罪了任何一方,都会让薛曜日子不好过。苏贵妃回到住处,向儿子宁王哭诉自己的遭遇。宁王为母亲苏贵妃鸣不平,决定找徐初月算账。苏囡囡消息灵通,上门向徐初月通风报信。那溪与苏囡囡话不投机半句多,徐初月见俩人一见面...
  • 第25集
    桃幺站在薛曜大哥穿过的盔甲前,喃喃自语,嘴里称呼薛大将军。薛曜走到桃幺身后,听到了桃幺说话,桃幺转过身子,一时之间无所适从。她在薛曜的追问下解释之前的异常言行,薛曜大哥以前在宫里当差,认识很多宫女,桃幺就是其中一员。薛曜背靠木柱坐下,不知不间进入到了梦乡中。徐初月来找薛曜,伸手触摸薛曜的脸庞,薛曜苏醒过来,伸手将徐初月搂到怀里,徐初月惊慌失措,随后与薛曜并排坐在石阶上。那溪来南桑是为了和亲,徐初月听说了薛曜与那溪是旧相识,薛曜没有隐瞒徐初月,坦言当年自己征战西昭的时候与那溪为敌,而且双方曾经协同作战。徐初月数落薛曜隐瞒了与那溪的关系,薛曜觉得自己没必要主动告诉徐初月这一切,因为没多大意义。徐初...
  • 第26集
    那溪从杨公公手里接过了圣旨,杨公公完成了任务,转身离去。徐初月与薛曜先后从地上站了起来,那溪赶紧解释自己也不知情,皇帝忽然就下令和亲了。徐初月没心思与那溪交谈,拔腿就走,薛曜赶紧跟上,扔下了那溪。宁王得知父皇赐婚薛曜,让薛曜娶那溪,心里产生了不满,前往殿里向父皇提出抗议。那溪是西昭郡主,按理说只有王爷或者王子才与她门当户对。薛曜只是一个将军,地位不如皇亲贵族,配不上那溪。薛曜被杨公公拦在殿外,他想进殿要求皇帝取消他与那溪的婚事。杨公公好声相劝,皇帝下达的旨意,不可更改。宁王想娶那溪,但又不敢说出口,被父皇痛骂了一顿,只好跪在地上认错。多尔图提前做喜宴食品,交给薛曜品尝。薛曜没心思品尝喜宴食品,...
  • 第27集
    那溪到薛曜家里,本想取悦薛曜姑母,不料被薛曜姑母冷落。薛曜姑母故意向徐初月嘘寒问暖,将那溪晾在一边,那溪忍无可忍,伸手拔翻了一个茶杯。薛曜见那溪对姑母不敬,赶紧让徐初月扶姑母回房。姑母回房后劝说徐初月回薛府,自从受伤获得徐初月照顾,姑母认定徐初月孝顺娴惠,希望薛曜将徐初月娶过门。徐初月心地善良为那溪说好话,被姑母数落了一顿。徐初月离开薛府,那溪神色悲愤向徐初月展示手腕上的伤痕,博取徐初月的同情。徐初月决定想办法为那溪修复伤痕,那溪认定徐初月办不到。薛曜向那溪表达不满,依然不肯娶那溪。那溪曾经告诉徐初月,当初她将薛曜的人马引到皇城,导致父皇遇害,其实另有隐情。薛曜提起了那溪父皇死因,那溪是奴婢女...
  • 第28集
    徐初月与薛曜一觉睡到天亮,薛曜睁开眼睛苏醒过来,徐初月伸出手指放到薛曜的嘴唇上,示意薛曜安静。俩人起床出门吃早餐,买了早餐坐在路边品尝。薛曜无视经过的路人,手把手喂徐初月,有路人经过,羡慕徐初月有薛曜这样细心的丈夫。苏囡囡在罗戟的陪同下出门逛街,她本来要求罗戟跟她保持距离,后来想想算了,同意罗戟跟在后面。苏囡囡在行走过程中一不小心往前扑,扑进了罗戟的怀里。罗戟伸手扶住了苏囡囡,趁机把事先买好的胭脂送给苏囡囡。他之前听说女儿们喜欢胭脂,于是特意买了一盒胭脂送给苏囡囡。徐初月吃饱喝足,在薛曜的陪同下去书铺买书,她忽然意识到私奔也得向徐星辰告别,于是离开书铺,向徐星辰辞行。黑衣教主唤来一个手下,吩咐...
  • 第29集
    东识站在床边,看向躺在床上的意中人,神色悲痛喃喃自语。东识的心上人飞雪是妃子,死后被东识悄悄藏了起来,东识一直想复活飞雪。手下人走了过来,东识吩咐手下人对那溪下手。薛曜喝醉了酒,刻意躲避徐初月。徐初月找到了薛曜,无法理解薛曜忽然性情转变。薛曜拿出兄长写的信,递给徐初月过目。薛曜大哥在信里表达对徐初月的喜爱,记录徐初月在宫里的点滴时光。徐初月每次变身的时候,薛曜大哥在暗处保驾护航,徐初月每次变完身,对变身时候的经历一无所知,薛曜大哥发现徐初月有预知能力,于是总是赶在预知成真前做好提防。他充当着徐初月的守护神,在背后默默地守护徐初月,至到付出生命的那一刻,也在守护徐初月。徐初月读完薛曜大哥写的信,...
  • 第30集
    东识救醒了那溪,提议与那溪联手对付徐初月。那溪从床上坐了起来,东识提醒那溪如果想嫁给薛曜,必须继续装昏迷。那溪不明白东识的意图,东识走到那溪身边,低声在那溪耳边轻语。那溪听完东识说话,吩咐多尔图送东识走。宁王上门看望那溪,多尔图意图阻拦。宁王强行进房,坐到床边,查看那溪的状况。那溪握紧了拳头,做好了对付宁王的准备。宁王不知道那溪已经苏醒了,数落那溪对薛曜一往情深,最后落得被徐初月下毒的下场。宁王表示如果那溪苏醒了,他可以娶那溪,他的话彻底激怒了那溪。多尔图担心那溪控制不住怒火,从床上跳起来对付宁王,于是赶紧拉起宁王就走。那溪向宁王坐的方向掷出一把匕首,匕首没有刺中宁王,刺进了木头里面。宁王见旁...
  • 第31集
    那溪坐在镜子前描眉画目,宁王走了进来,数落那溪选择嫁给薛曜。那溪对宁王厌恶之极,宁王自认救了那溪,要求那溪吐出吃进肚子里面的草药。那溪见宁王唠叨个没完,忍无可忍从椅子上站起来,走到了宁王面前。宁王暗讽那溪是野蛮女人,那溪伸手掐住了宁王的脖子,宁王吓得赶紧挣脱那溪的手,在舅舅的陪同下离去。苏囡囡来找那溪,她从宁王口中听说了那溪装病,成功实现了嫁给薛曜的计划。苏囡囡指责那溪卑鄙无耻,气愤难当打算教训那溪。徐初月赶了过来,劝说苏囡囡熄怒,她接受了事实,不再敌视那溪。苏囡囡在徐初月的陪同下离去,她难以理解徐初月向那溪服软,徐初月回屋帮那溪化妆,那溪提醒徐初月只要老实听话,她与徐初月还可以做朋友。薛曜穿...
  • 第32集
    徐星辰谎称自己与徐初月有了肌肤之亲,薛曜半信半疑,向徐星辰求证。徐星辰一再坚称自己与徐初月圆了房。皇帝身体不适,徐星辰扔下薛曜,前往皇帝住处。薛曜留下来询问徐初月是否与徐星辰有了夫妻之实,但徐初月没有任何反应。薛曜离开徐初月的住处,在路上遇到了那溪。那溪一心想与薛曜双栖双飞,薛曜拆穿了那溪的嘴脸,原来,当初那溪故意被薛曜俘获,带领薛曜深入野兽横行的山林,一步一步蚕食薛曜带领的军队。人算不如天算,那溪在路上患了疾病,带病带领薛曜一路坚难前行。俩人在一个山洞里面过夜,薛曜在半昏迷状态发现那溪会训狼术。那溪引来了一头狼,被狼咬伤,获取薛曜信任。那溪带领薛曜的军队回到西昭王国,借用薛曜之手除掉了西昭王...
  • 第33集
    那溪与多尔图在京城里寻找出路,薛曜在城里张贴了那溪与多尔图的画像,全城通辑那溪俩人。宁王骑马上街,找到了那溪,计上心来提起薛曜与那溪成亲当晚没有进洞房。那溪见宁王喜欢管闲事,一脸不悦承认自己与薛曜关系确实不好,但轮不上宁王说三道四。那溪劫持了宁王,坐马车出城。一个士兵在路上拦下了宁王的马车,宁王从车窗与士兵交谈,面色有些不对劲。那溪坐在后面,握着匕首,抵住宁王的脖子。士兵察觉宁王神色不对劲,宁王谎称自己身体不适。士兵信以为真放行,罗戟带兵出城追赶,那溪没有扔下宁王,而是带领宁王逃跑。薛曜前往徐初月住处,徐初月与徐星辰在家里迎接杨公公。徐星辰谎称徐初月怀孕了,徐初月心领神会与徐星辰一唱一和,谎称...
  • 第34集
    苏大人遵守皇上指令,立即派兵捉拿罗戟,无论死活,囡囡觉得罗戟误伤皇兄一事,的确是罪无可恕,可据说是皇兄自己上前挡住了那一箭,不然罗戟根本不会伤到他,苏大人狠狠的打了囡囡一耳光,觉得是自己太宠爱她,使得她恃宠生娇,劝她趁早死了这条心,不要再与罗戟来往。罗戟偷偷跑来找囡囡,囡囡觉得他莫名其妙地背上了一个死罪,不知他以后该怎么办,很是难过,罗戟为了不想耽误囡囡,决定以后都不再来找她,囡囡看着他的样子,吻了他。罗戟告诉囡囡自己会跟薛曜一起去捉东识,为皇上拿到解药,说不定能将功补过。桃幺在宫中为薛暮烧纸祭拜,她许下愿望,希望公主和将军能够幸福的在一起,这时她发现了东识的徒弟偷偷溜进皇宫,想搜寻一味草药,...
  • 第35集
    东识抓住初月想要下半部分的秘籍,告知炼丹炉内有毒烟,若靠近他一步,毒烟便会四散,这里的每一个人,甚至皇宫里的每一个人都会死。吐血昏厥的薛曜并没有死,白里起悄悄来到他的身边,他们打算将计就计,薛曜以飞雪的肉身做威胁,若不释放初月,将会毁了肉身,东识很是担心,便同意释放初月,此时白里起一剑刺穿了飞雪的肉身,东识变得疯狂起来,大声喊着飞雪的名字,觉得世间都容不下他们,说着便拿出一颗药丸,射向炼丹炉,瞬间毒气四溢,薛曜、顺王和初月等人都晕死了过去。初月再次进入梦境,想找父亲大国师帮忙改变过去,大国师告诉她,改变过去只有一次机会,但不是十二次变身这么简单,若改变过去就会像活死人一样,可以感知外面的世界,...
  • 离人心上分集剧情  第1集

    凉亭内,化名为关山的薛曜抚琴纵乐,妻子初月坐在一旁沉睡,神态安祥。一伙孩童跑进了凉亭里面,听薛曜讲故事,薛曜面带笑容看向孩童们,慢慢讲起了与初月相识相爱的经历。初月曾是南桑国失宠公主,她是国师的遗孤,获得皇帝收养,成为皇帝义女,但皇帝并不喜欢她,而是把她送到了冷宫。从记事起,初月患了一种怪病,白天沉睡,晚上精神百倍。皇帝见初月到了待嫁年纪,于是将初月许配给北泽候,初月不愿意嫁给北泽候,计上心来在厅堂上吊闹自杀,一众宫女吓得手足无措,纷纷出言相劝,嬷嬷认定初月假装自杀,逼皇帝退婚,神色平静劝说初月停止演戏。一个宫女忽然跑回冷宫,手里拿着皇帝写的退婚书,回来向初月报喜。初月拿过退婚书一看,惊喜交加打消了自杀的念头。深夜,初月在贴身奴婢桃幺的陪同下出门散步,俩个侍卫在湖边巡逻,宫中传言湖边有鬼怪出没,俩个侍卫提心吊胆,生怕遇到鬼怪。桃幺忽然出现在俩个侍卫前方,吓了俩个侍卫一跳,俩个侍卫听到身后有动静,转身一看,顿时被捧了一个灯笼的初月吓得魂不附体,大喊有妖怪。初月在灯光的映照下面目狰狞,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吓坏了俩个侍卫,以为真的有妖怪,神色紧张捧着灯笼东张西望。南桑国将军薛曜为了查清兄长死因, 更多详情 

    离人心上 话题评价

    • 涂初月和薛曜最后在一起了吗

      话题2020-09-28

    • 离人心上初月结局是什么病治好了吗

      话题2020-09-28

    • 离人心上初月会失眠是为什么

      话题2020-09-28

    • 离人心上郑业成的人设是什么样的

      话题2020-09-28

    • 离人心上桃幺是好还是坏

      话题2020-09-28

    离人心上 剧情介绍




      在电视剧《离人心上》中涂初月和薛曜在一起了。在电视剧中涂初月是一个十分机灵可爱的女孩子,对自己的爱情充满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,一直希望有那么一个男人可以在乱世当中成为他的英雄,并且带着他到处游览,可是因为身体不好,所以只能自书中看着这些爱情故事。


      后来皇帝想要让涂初月的身体变好,所以选择冲喜的方式让他和大将军成婚,可是这个将军和涂初月幻想中的英雄完全不同,这个大将军薛曜就是一个面瘫,很少对人笑,喜怒都不行于色,并且也不会像书本中的男主对女主那样百般呵护,温柔备至,所以涂初月是十分不开心的。

      两个人因为圣旨所以才结为夫妻,所以这两个人对对方都是有那么一点看不顺眼的,可是涂初月和薛曜在两个人的不断接触当中,发现了各自的有点,并且渐渐的对对方上了心思,在不知不觉当中,两个人逐渐的相爱了,并且涂初月渐渐的感觉到了薛曜对他的温柔体贴,虽然有的时候还是面瘫,但是却比一开始要好很多了。


      两个人渐渐的相爱,但是却又遇到了一波又一波的挫折,但是因为两个人对对方心中的爱一直没有减少,所以两个人共同度过了很多的患难,并且越发相爱,最后幸福的在一起了。

   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   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    Copyright © 2017 - 2018 | Design by 飘花电影网(www.32578.net

    电影

    剧集

    综艺

    动漫

    角色

    明星